当前位置:主页 > 期货 > 正文

【高手事迹】传奇陈久霖:从“打工皇帝”到“

时间:2019-09-18 13:48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核心提示

【高手事迹】传奇陈久霖:从“打工皇帝”到“期货狂徒”的悲歌。...

  陈久霖闯荡海外市场7年整,冰火两重天。

  一个因成功进行海外收购曾被神话般称为“买来个石油帝国”的石油大亨,却因从事投机行为造成5.54亿美元巨额亏损而轰然倒塌;

  一个引领亚洲经济潮流、年薪490万新元的“打工皇帝”,因在期货市场的违规操作行将站到新加坡的法庭上 接受审判。

  谱写了人生的悲歌……

  2004年12月7日,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遭遇灭顶之灾的中航油(新加坡)公司首席执行官陈久霖神情沮丧地向他的朋友发出这样的手机短信——“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因为此次远行,陈久霖不是去瑞士达沃斯领取“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授予他的“亚洲经济新领袖”的荣誉证书,也不是去中东石油输出国参加红地毯式待遇的观光考察,而是要去新加坡接受警方对中航油巨额亏损案的刑事调查。冬日的寒风刀一样地刺在陈久霖的脸上,悲痛在眉宇间盘旋。

  此前陈久霖看望了近乎是植物人的母亲。他把上海的弟弟和宜昌的妹妹,以及表兄们召集回家,提前三天为父亲举办了73岁生日家宴。接着同舅舅、姨妈道别,又到家族的祖坟前烧香祭拜。这一切都像是料理自己“后事”一样。尽管颇具儒商风度的陈久霖在短信中表白“人生本有终归路,何须计较长与短”这样豁达的心境,可还是掩饰不了此番出行的悲凉。

【高手事迹】传奇陈久霖:从“打工皇帝”到“

  1

  从豪赌到狂赌

  2004年冬天,陈久霖这位北京大学的才子、头顶上曾有过好多光环的国企海外精英赤条条地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就像是个输光赌资的赌徒一样。他再也没有足够的金钱和心情,登上位于新加坡最高建筑顶层的chinatown(中国城)餐厅宴请他的贵客,在充满东南亚风情的、中国古典式的布置情调中,隔着落地的玻璃,远眺新加坡这座美丽的花园城市。

  在海外石油市场打拼的7年中,陈久霖的秘诀似乎只有一个字,就是“赌”。有人将自陈久霖任中航油ceo之后的4次收购活动,称为陈久霖的4次“豪赌”,和以往一样,陈久霖都没有输。特别是他历经千辛万苦收购新加坡国家石油公司(spc)股权的一幕更是富有传奇色彩。人们也有机会听到了陈久霖对“赌”的解释——“赌可能是人的天性,我经常会以某种‘赌’的精神,致力于公司的进展。收购本身就是一种赌。”

  在众多资本拥挤着寻求出路的时代,陈久霖的机会主义颇为流行——重视当前的投机,而非长远的投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是相当多投资者或经营治理者热衷的事。我们看到不少机会主义者成功的故事,“炒房团”让许多人数月之间跻身千万富翁排行榜,“炒煤团”投资一亿,一两年内就收回投资……

  7年前,当陈久霖到新加坡时,他肩负着一项具有挑战性的任务:盘活中国航空油料集团公司旗下一家萎靡不振的子公司。刚到新加坡的时候,公司没有办公地点,没有业务,也没有钱,陈久霖一边在街边小店里靠一盘辣辣的马来面充饥,一边渐渐地从恢复船运经纪业务开始,开始了航油贸易,到后来还一度全面垄断了中国国内航油供应,让bp、壳牌等业界巨头因为不得不通过陈久霖才能卖油给中国而暗地里异常恼火。中航在新加坡的子公司也从2个人扩大到50多个人,其中90%的是外籍员工。

【高手事迹】传奇陈久霖:从“打工皇帝”到“

  但这一回陈久霖赌的是期权油价却赌输了,而且输个精光,赔进去整个公司。他犯了一个尼克利森曾经犯下的错误:与市场趋势进行相反的操作。利森当年赌日本经济开始复苏,他赌错的结果是搞垮了巴林银行;陈久霖是在推断石油价格时进行了与行情相反的交易,他的代价是搞垮了一家上市公司。

  中航油新加坡公司是中国航油集团公司的海外控股子公司,总裁陈久霖兼任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新加坡公司在取得中国航油集团公司授权后,自2003年开始做油品套期保值业务。在此期间,陈久霖擅自扩大业务范围,从事石油衍生品期权交易,这是一种像“押大押小”一样的金融赌注行为。陈久霖和日本三井银行、法国兴业银行、英国巴克莱银行、新加坡进展银行和新加坡麦戈利银行等在期货交易场外,签订了合同赌石油价格回落。没想到国际油价一路攀升。2004年10月26日至申请破产时止,被迫关闭的仓位累计损失达5.54亿美元。

  刚愎自用的性格令陈久霖不能及时纠正错误,不能接受自己看错市场的现实,不但不平仓离场,更加将期权的合约展期延至2005年之后,最终酿成大祸,5.54亿美元国有资产顷刻间灰飞烟灭。

【高手事迹】传奇陈久霖:从“打工皇帝”到“